Tufto的提案

2020-07-22 09:13:05 -0400

http://scp-wiki-cn.wikidot.com/tuftos-proposal

Tufto的提案 SCP-001 » Tufto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KeterX 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罗伯特•蒙托克博士于近期进行的调查后,当前不需要对SCP-001采取任何收容行动。它在功能上已经自我收容,任何基金会干预都可能会不可逆地破坏或改变这种收容。

除已被基金会收容的相关异常外,基金会人员不得接触与SCP-001相关的任何新文件材料。

描述:SCP-001是一般称为深红之王的实体。SCP-001当前同时存在于多个平行维度内,且无法进入主维度空间。然而,确信其已反复尝试进入主维度达数千少于300年时间。SCP-001的物理、心理和概念性质不为基金会所知;然而,它持续在主维度内的若干人物和事件上表现出强烈影响力。

确信SCP-001的存在即代表着一次正在进行但暂且休止的塔什干级“异花授粉”情景1;一旦SCP-001进入主时间线,常态将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对SCP-001展开收容为首要优先度却并无必要。任何尝试更改SCP-001分级或项目等级者将被从O5议会中立刻开除。

SCP-001被全宇宙范围内大量人类或非人类文明之艺术或口传历史广泛提及,包括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任何接触者。这些记载中一般将其描述为一体型庞大的红色生物,穿戴金色冠冕或其他象征皇权的头饰。对SCP-001的名称各异但绝大部分包含两个要素:由一个表示皇权的词语结合以一个表示红色的词语。没有红色概念的文明若遵照此种起名规律,会使用等同于英语中红色概念的颜色。

大部分人员,除专门处置SCP-001相关异常者外,完全不知晓该实体。依照SCP-2317收容程序,4级人员2将被告知SCP-2317事实上即是SCP-001。并不知这是否为事实,但议会中多名成员对此假说表示强烈支持。然而,由于SCP-001具多维尺度性质,SCP-2317可能仅为SCP-001的某一个侧面。

未知SCP-001何时被发现。因关于基金会起源的大量文档在1889年“咆嗥政变”中丢失,无法对这些事件展开完整重构,但一次调查于之后不久[数据删除]。多年来有多个专注于将SCP-001带入主维度的组织出现。最近期的是“深红王之子”,已在2018年1月的GOC-SCP联合行动中将其剿灭。其前领袖Dipesh Spivak当前被基金会拘留,编为PoI-3172。

更新01/06/2018:SCP-001、SCP-231及SCP-2317项目领导人、110-蒙托克程序设计者罗伯特•蒙托克博士于近期展开了对SCP-001的广泛调查。

依据调查结果,SCP-001已依O5议会决议被降级为Safe。在前O5-13要求下,于此附上与调查相关的若干文件,为此理论提供更多背景和信息细节参阅。这些文件由前O5-13本人在O5-1批准下进行判断、分类并归入,作为此次重新评估的背景资料。

-阶段1:“血” 文档:下面是罗伯特•蒙托克博士对PoI-3172的采访。

日期:2018年4月1日。

采访者:罗伯特•蒙托克博士

受访者:PoI-3172

地点:Site 713,2号访谈室。

<记录开始>

PoI-3172:又是你,蒙托克博士?我不知道你们的人想要我给出什么。

蒙托克博士:也向你问好,Dipesh。抱歉又来找你。我也觉得这很傻,老实说。我们要的是你的回答。

PoI-3172:已经有,大概——几周,几个月了吧?你们把我拖到此处,进到你们的访谈室里,问我没完没了的问题。不是你就是你的某个跟班。

蒙托克博士:如果你感到不适我很抱歉。这非我本意,但要把所有东西都搞懂太难了。守卫是否有以任何方式对你应对不当?

PoI-3172:没。没有,真没有。我没什么抱怨的。只是他们的眼神。看起来像是死了,冰冷。

蒙托克博士:如果你想,我可以重新安排人手,派别人来管理你的安保问题。我们最近有点人手紧张,我们有很多优秀人才都不在了。然后还有文书,无尽的失察。还有些问题是——好吧,你不需要知道这些。

PoI-3172:你和我预期的不一样,知道吗。

蒙托克博士:你以为基金会会不一样吗?

PoI-3172:不。我觉得你会不一样。

蒙托克博士:你听说过我?

PoI-3172:听过你做的事。110-蒙托克程序,好吧……我们圈里的人在那段时间做了些阴暗的事,但那——

蒙托克博士:我只是做了必要的事,Spivak先生。作为一个基金会研究员,以及一个不愿意看到所爱之人死去的人。

PoI-3172:是的。这就很像基金会了,不是么?做过的所有事都以必要来辩解。你看到了这世界,在世间行走的人们,过的生活只能和总计、普适的社会与物理法则有关。一切都必须和这些法则相贯通,而这之外的那些都要被收容。非常简单。

蒙托克博士:如果你在这工作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PoI-3172:我们有些人叫你恶人。我不以为然。

蒙托克博士:感谢夸奖。以及和你说实话,我也不觉得你是我预料的那样。特别是考虑到你的名声。

PoI-3172:我听说自己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太过“神秘”,他们说。有人甚至称我为“飘忽”。

蒙托克博士:我不觉得我会叫你是“飘忽”。你的头脑也许在云雾之中,但你看起来为此颇为得意、十分恼人。不过退一步,没有以前来这里的某些自大邪教徒那样得意,我想至少我可以庆幸下。

PoI-3172:我尽量不把这当做侮辱吧。但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你的程序。110-蒙托克。它不——

蒙托克博士:我恐怕不能讨论此事。我们得抓紧了。时间时机等等。请告诉我“深红王之子”的总体目的是什么。

PoI-3172:子已死。没什么可告诉你的。

蒙托克博士:我想听你亲自说说。

PoI-3172:那我想你可以说我们的“目的”是拯救世界。

蒙托克博士:你们打算如何实现呢?

PoI-3172:将深红之王带入现实,当然了。你已经知道了。

蒙托克博士:但这如何能拯救世界?

PoI-3172:博士,这真有必要吗?几年前你们夺走了他的女儿,杀掉了她们大多。你们歼灭了我等的结社,我肯定你也知道了里面进行的一切。我们崇拜王,当他是撒旦或者什么上古恶神。我等核心集团把亵渎当成终极的神圣。我们失败了,你和焚书人毁灭了我们,事情已经告终了。

蒙托克博士:你在说这些毕生心血被毁时好像太平静了些。

PoI-3172:我还能怎样呢?我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也许我一直知道。

蒙托克博士:你为何把全球超自然联盟叫成“焚书人”?你和你的组织和蛇之手有关系吗?

PoI-3172:这-挺复杂的。

蒙托克博士:这个问题很简单。

PoI-3172:但回答不简单。不过……是,我们和蛇之手有关系。我们中大部分都在那里待过。当然,如果你向他们发问,他们不会承认我们。他们不是我们这样的怪物。他们有道德观念,你也知道。他们的意义完全在于寻找奇迹,而他们在王这里看不到奇迹,于是也就彻底否定了我们。但他们知道,说到底,他们需要我们。

蒙托克博士:他们需要你们?为什么?

PoI-3172:和让我们活着是一个原因。我们袭击了图书馆,和他们争斗,与他们冲突。他们对我们有无数恶言相加,比你们还多。但他们从来没有做成过。他们和你们狱卒一样坏,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坏。同样的区隔化,同样的单一目标。他们的存在没有任何凝固的基底。历史上的空虚时代,就这样。确实,他们和你们同一时间诞生。你们要比你们所以为的更相似。

蒙托克博士:这不可能。蛇之手的存在记录远早于基金会的任何——

PoI-3172:不,不,你漏掉了重点。图书馆一直存在,是的,但蛇手不是。蛇手是新东西,和你们一样。你以为过去有人会关心什么“奇迹”么?没有人关心奇迹。他们关心食物,家人和鲜血。

蒙托克博士:这是什么意思?

PoI-3172:意思是……啊,你也懂不了。但蛇手懂。我想甚至焚书人也懂,以他们的方式。但蛇手害怕。他们想抹掉我们,忘掉我们。看吧,我们是他们所应然却永远不能达成之物。

蒙托克博士:听着Dipesh,我一直尽力让你感到舒服,但这总得有来有回。你一直说着绕口神秘的谜语,我要的是答案。

PoI-3172:我不能把一切告诉你。你不能正确对待这一情报。你会把它当成科学事实;有待吸收、理解、置于背景中的东西。

蒙托克博士:这有什么问题?

PoI-3172:你为何要如此做,博士?为何又来搅合此事?

蒙托克博士:我不该告诉你,但……啊。去他的。我烦了。我在SCP-001上工作有二十年了。在搞出程序之后,我当了计划领导人将近9年。我不知道。我累了。我到哪里都看到深红之王,但关于他的东西从来没有说清过。某种长角大魔?秘法血神?都如此细小,如此平淡。基金会在过去十年已经变了,你得明白。我们面对过概念的恶魔,文体的住客,七重毁灭者,所有这些都远远坏过什么人祭古神。但这,在所有东西背后,我看到了火中的笑容。那种恐怖,古老的恐怖,逗留不去。虽然已经看过各种远更简单、远更微妙的恐怖每天都在撕碎世界,我就是想弄明白,大概如此。剥开层层迷雾,一个接一个相互矛盾的传说,发现他到底是什么。

PoI-3172:你真是太坦诚了。

蒙托克博士:老实说,我已经不关心了。工作找上你。你必须做的事,悔恨……好吧,到这会儿我已经高位到没人能动得了,走了那么多死胡同也不在乎什么协议了。就给我说些东西吧,Dipesh。任何东西。

PoI-3172:好。看吧,我喜欢你,蒙托克。你在心里某处肯定是个冷血的混账,否则你不会想得出这 - 好吧。我哪有资格去评价呢,哈?我会告诉你从哪里开始。

蒙托克博士:我听着。

PoI-3172:要理解深红之王,有三件事要注意。三条法则,被放在一起时就能得到完整的图景。一条是血之法。一条是凝之法。一条是嚎之法。

蒙托克博士:三条法则,嗯?是王给信徒设立的,还是强行施加的?

PoI-3172:都是。第一条是他的法。第二条是他者的。而第三条,好吧,当你读透前两条就自然明白第三条了。

蒙托克博士:非常神秘。

PoI-3172:我现在只能给你说这些了。你要以正确的方式去了解。

蒙托克博士:真就这些了?

PoI-3172:就这。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好吧,Dipesh。一如既往,和你聊天很愉快。

<记录结束>

文档2:下列内容摘录自深红王之子叛逃者Jack Hearst的日志。Hearst是一名高等级现实扭曲者,可以回到过去人类的体内,体验其一手思维和情感。下列描写被Hearst称为“Ghemelleth之战”,据称是SCP-001及其信徒与一名为“瓮之子”的团体间发生的战争。Hearst似乎是以SCP-001阵营内一名步兵的视角经历此战。日志在1976年Hearst死前不久写下,属于蒙托克博士在调查中第一批查阅到的文件。

要塞雄伟难忘,用火山岩和锯铁铸成,修进一座大山之中。每一寸、每一角都精准贴合王的理念。钢条钢板似乎随机地朝着半露的方向突起,但只要你看到整体,你就能看到对称。这是宇宙秩序的完美展现,以无尽的七展露。

这是一趟难以记忆的旅行,但各种碎片慢慢聚了回来。我想我们是奴隶。我们是从遥远之地被抓来。贵族用残酷的眼神俯视我们,但王不关心。他奖赏我们,于是我们便是他统治的工具。当村庄需求王的裁决,我们就对他们施下血与铁。村民害怕我们,这令我感觉妥当。但当部落来到,带着火灼烧和自由的哭喊,村民还是和对我们一样害怕他们。我想不是在怕他们的主,而是害怕动乱无序。他们不知该走何方。最后,大多人背叛了我们。很多人的女儿被我们的主夺走。古老仪式。血之仪式。秘法仪式。

但我们站在城垛上,忠诚到底,我们的心脏为这一切的正如其分而欣喜跃动着。我还是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太过混沌,全是红烟——但我能感到宿主的血欲。我们站着,看着,等待着。碎石与爆炸的声音从山岭传来,最后的战役打响。

然后发生了怪事。我的宿主突然开始恐惧,然后他与我到了别处。天空不是红色而是黑色。我不是奴隶而是 应征暴民的一员。农夫看着我们。他们饥肠辘辘。他们伸出手,乞求,恳求,祈求。风是他们的主,对他们嚎叫。部落要来了,但他们,也是饥饿的。

接着场景闪回,我又来到宿主身上,在一片深红的天空下。王的声音暴怒着。军中的暴民逃向大门,但没有打开。我们的箭矢,裹着火焰与沥青,又飞了回来。但部落顽强无畏。在我的心里能看到的只有火,王的火。我拔出剑。我们都拔出了剑。我们冲入战阵。

接着,和之前一样,场景又一次转变。不是战地,只有黑色的天空和风,还有一片更破败更孤独的天空。农夫祈求着,游牧人笑着,欢呼着,哭泣着。“风将不再狂怒!”他们说道。

两个场景来回切换。红色的要塞流入黑色的原野。我已对此沉思许久,但我想这是同一场战斗,从两只不同的眼里所见。或者至少是两场不同战斗的记忆。整件事感觉都很奇怪;和我大部分旅程不同。就像记了一半的噪声,两个想法相互拉扯。在那黑色的荒原上,一条时间线展示着真正发生了什么。而另一条被变成了真实,穿过时间被施加于真实之上。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被游牧人的剑刺穿,易碎的瓮被高高举起,七位新娘从城堡里被拉出——或者是从原野上被拉走,作为某个莫名部落在某种失落草原的战利品?我记得王在尖啸,翻滚,抽打中被封印。

接着我死了,醒来回到仪式中。有一秒,我怀疑是不是其他人编造了王,把他的一些图像送到了过去。但我不觉得这是真的。他们没有这种力量;以及,这并非全然谎言。邪风之中有什么让我想起某些更古老的仪式。

那时我决定离开王之子。那夜我一言不留地离开了。他们没有阻止我也许是想到不值得。他们对使命的成功如此肯定。但我不再想要加入其中。我所见是基于血之法,我只能祈祷它们永不实现。

文件3:下面是自SCP-231被收容以来,所有已知异常团体试图令SCP-001进入主维度的尝试。

日期

相关团体

细节

结果

01/03/09

临时“深红王之子”

尝试通过仪式性涂血、而后销毁砖石来进行召唤,所用砖石来自密西西比州圣路易斯的科克伦花园住房计划的建筑拆除现场。确信深红王之子在多年内操控了州政府官员进行拆除工作,这一分支在原本的王之子衰弱后继续其活动。

被基金会突袭阻止。

12/05/12

红卫

似乎是使用多种动物的血液、骨骼和脊髓液,配合以仪式唱诵,以创造通往SCP-001的通道。大量以骨骼刻成的SCP基金会标志被放置于仪式场地周围的防御方位上;这些标志在雕刻上有轻微的误差。

没有任何GoI发现此尝试,近乎于成功。然而,仪式用词中的关键性错误引发了巨大爆炸,将在场的红卫成员全部消灭。未知为何红卫似乎想以基金会来保护其仪式。

02/07/14

全球超自然联盟

未知。

未知,但确定未成功。关于此事件的GOC记录丢失,只余下行动名称“历史边境行动”与任务记录“激化历史时刻张力以促成并消灭一重大超自然威胁”。确信多名GOC特工在活动中死亡。

01/01/17

新黎明军

仪式包括焚烧多个格里高利历法日历,同时由组织成员举起染血的儒略历、伊斯兰历和波斯阳历日历献给一尊SCP-001塑像。 蛇之手成员将其阻止。所有材料被寻获后带入放逐者图书馆。

17/09/17

蛇之手

大体未知;细节不明,但确信包含销毁被放逐者图书馆内某些专门选定的书籍。 据称因组织内部分裂失败。后续伤亡令图书馆严重受损。

-阶段2:“凝” 文件4:下面是罗伯特•蒙托克博士对PoI-3172的采访。

日期:2018年4月14日。

采访者:罗伯特•蒙托克博士

受访者:PoI-3172

地点:Site 713,2号访谈室。

<记录开始>

PoI-3172:再次问好,罗伯特。

蒙托克博士:你好,Dipesh。我看了你的法则。我恐怕我不够聪明。

PoI-3172:你会懂的。你发现了什么?

蒙托克博士:有几个地方提到过几次“血之法”。但我找不到任何实质的信息。

PoI-3172:我恐怕你也不能。

蒙托克博士:只有一个来源真正有用 - 对Ghemelleth之战的描写,由王之子的一位叛逃者写下。

PoI-3172:啊,Hearst。是的。我曾经读过他的记录。王之封印的唯一真正见证者,虽然也是不可靠的。

蒙托克博士:到底怎样——

PoI-3172:哦,他修饰过了。他没有马上就离开。在他出走不久后,我在他的东西里偶然发现过一些草稿。那时我还年轻,我记得他在幻视后多么激动地争辩。说我们对王都搞错了。他不是恶魔或君主,而是风中的声音。等我长大,我全明白了,我惊讶于他离全然明了有多近。他只是没有……完全明白。

蒙托克博士:我应该想到他在说谎。

PoI-3172:其实他没有说谎;只是有点迷失。而你也只有我一家之言,博士。基金会已经很清楚地宣布过这不可信。

蒙托克博士:没理由怀疑你。你还有什么可失去的?你好像和我自己一样急于让我知道真相。

PoI-3172:确实。还有,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讲。

蒙托克博士:简短点。我说的越久,你就越有可能说漏嘴告诉我不该说的。

PoI-3172:你知道110-蒙托克程序到底为何有效吗?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抱歉Dipesh。我不能讨论这个。

PoI-3172:没事,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告诉我,你……失去过某人吗?

蒙托克博士: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PoI-3172:抱歉勾起痛苦的回忆。但我也看过基金会的档案,你知道的。在那时候,这有必要,检验你们对他的女儿们都做了什么。我知道你的兄弟——

蒙托克博士:别说了。采访不关私人事务。

PoI-3172:抱歉博士。我不是意图——

蒙托克博士:请告诉我“血之法”的含义。

PoI-3172:这不很明显么?这便是深红之王统治的方式。有秩序,但依靠的是对农民施加钢铁意志,靠奴隶的军团,靠生而残酷的贵族。他的时代里这世界的现实,在世界上属于他的一角。

蒙托克博士:这和深——SCP-001的本质有何关系?其他几个法则呢?

PoI-3172:我建议你寻求第二——

蒙托克博士:我没时间陪你玩游戏。现在就告诉我,PoI-3172,不然就送你回单独禁闭。

PoI-3172:噢,蒙托克博士。我很抱歉。你一定是在寻求凝之法了。这是全——

蒙托克博士:采访结束。

<记录结束>

文件5:下列纸页内容来自1891年特工de Beauvoir对1889年咆嗥政变中基金会丢失档案的报告。报告在de Beauvoir于1895年被处决后不久连同其它多份基金会档案文件一起丢失。这一页由蒙托克博士以未知渠道寻获;没有其他此类丢失资料被找回。

概要,丢失的文件及其广泛,涵盖关于基金会早期历史的广泛资料。具体来说,关于SCP-001的若干文件失踪了。然而,我的调查为我带来了大量情报,我相信我可以带着几分肯定的说,斯克兰顿在《综合史》中的历史记录虽然大体完备,但存在一些我将于下文中详叙的篡改。

斯克兰顿的著作称基金会创建于1824年,由世界各地十三个意图防止异常活动被察觉的组织联合而成。其中最突出的是非自然控制收容基金会、Devan-e Jaaduyih3、未解明事务部联合站点、五监督者议会以及超常伦理委员会。斯克兰顿告诉我们这是为了回应SCP-001的威胁,早期基金会在对它的收容中扮演重要角色。

然而,我手头的文件却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图景。似乎基金会根本不是为了应对SCP-001而设。确实,我根本找不到1826年以前有对SCP-001的任何记载。似乎SCP-173在纽约市的一次公然袭击事件才是基金会创立的最初动因。SCP-173在1854年的收容突破仍然成迷,而我相信这就是记录被篡改的原因;斯克兰顿的窘境

文件6:下列表格由蒙托克博士汇总。其中显示O5议会进行的一系列投票与某些同SCP-001有潜在或明确关联的事故存在相关性。

投票日期 投票内容 相关SCP-001事故 09/07/1844 投票将SCP基金会文件正式标准化。13-0通过。 Site 001外传出一系列献给SCP-001的赞美诗。 01/02/1857 投票标准化SCP-001收容措施。12-1通过。 O5议会全体成员报告称梦见一不明身份的南亚男性哭泣。 09/11/1895 投票处决特工de Beauvoir。6-5通过,2票弃权。 大量写有“SCP-001”字样的浸血纸张同时出现在O5议会全体成员卧室内。血样被辨识为属于特工de Beauvoir与某种未知禽类。 10/10/1902 投票实施站点系统。10-2通过。1票弃权。 北美某地突发无法解释的山火;居民包括看到“火化成的龙”和“有角的王冠”出现在该区域的夜空中。2007年发现山火的开始地点为后来的Site 19所在地。 23/01/1922 投票SCP-2317收容措施。4-3通过,6票弃权。 收容区-179附近地面出现多道裂缝。其中散发红色烟雾达7分钟,之后裂缝突然消失。 08/02/2011 投票统一化SCP-001、SCP-231及SCP-2317的计划范围,10-2通过,1票弃权。 Site 001外传出一系列献给SCP-001的赞美诗,夹杂笑声。 31/03/2018 投票对SCP-2317的项目等级重分级,以9-4通过。 收容区-179外有多个跨维度裂缝开启。裂缝通往地点在宇宙-Kappa-Erikesh及某一未知维度间切换。该未知维度内有大量红烟存在,从中传出数量未知的人类尖叫声。 文件7:下列文件摘录自1927年政论著作《旧秩序宣言》,由深红王之子成员Ariadne Cartwright撰写。Cartwright的著作只以未出版副本的形式被发现于SCP-001相关异常群体和组织内。蒙托克博士在调查过程中寻获部分片段。

理解现代性的罪恶非常重要。我们并非为前现代唱赞歌。苦难非常真实,非常确凿。我们决不能把过去看做美丽的世外田园,满是环绕五月柱的舞蹈和生活在农业无政府下的牧人。

过去是野蛮的,但也是真实的。它也并非真正的“前现代”;这只是史家如此标签的而已。他们执着于那套现代化的理论,这样就能自欺说没有可替代的发展模式,只有向着当代西方的方向去了,其他的生活方式都卡在时间线上某些想象中的早期了。这都是胡话。过去的人们能够看到世界的真实。我们加入了王的势力后也能看到这种真实;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中有某些非常、非常错误的东西。我们的建筑是以钙化、剥落的混凝土建造,每一天我们蹒跚而行,所为的工作和生活只是为维护这种体制本身而创造。

但没有其他道路可以活了。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这些不过是虚构的白日梦,劣等人脆弱的思想试图把他们陈旧的偏见强加给周身的世界而已。不,只有一条替代的活路。弃绝凝之法便是兴起血之法。

我们必须学会什么是死。什么是被奴役——真正野蛮的奴役,我们的主人没有同情或怜悯。我们必须学会什么是朝着唯一的目的去,知道并且真正理解我们力量的缺失。我们必须担起责任朝向诸神与黑暗的世界,这是愚人种族暴雨般的拒斥。我们必须杀死现代性,后现代性,还有所有的分析和可笑的观察。只有一条法则。混沌的法则。为人类!为生命!为深红之王!

-阶段3:“嚎” 文件8:下面是罗伯特•蒙托克博士对PoI-3172的采访。

日期:2018年4月29日。

采访者:罗伯特•蒙托克博士。

受访者:PoI-3172

地点:Site 713,2号访谈室。

<记录开始>

蒙托克博士:你好,Dipesh。

PoI-3172:你好,蒙托克博士。我希望我们上次见面……?

蒙托克博士:我为不专业的举止感到抱歉。你……碰到了一个敏感话题。

PoI-3172:当然。我会尽量避免在以后做出类似举动。

蒙托克博士:可以开始了吗?

PoI-3172:这次,博士,我有问题问你。

蒙托克博士:真的?我想不能比上次更烂了。

PoI-3172:好。你对深红之王的起源了解多少?

蒙托克博士:有很多种理论。深渊生物,古代怪物,阿拉卡达住民……

PoI-3172:这些都是……我不说是谎言。但文本已经改变,只是已经改变,过去本身也被将来之物改变。

蒙托克博士:他改变了过去?

PoI-3172:不。他的过去已为了他而改变。但现在我要给你说些东西。这大概就算是有来有回吧。

蒙托克博士:这不是——

PoI-3172:你为何同意蒙托克程序?

停顿数秒,蒙托克博士凝视PoI-3172。

PoI-3172:抱歉冒犯你。

蒙托克博士:我想我说过这不关你的事。

PoI-3172:看,我不明白的是它本来不应该有效。不是以基金会做的这种方式——

蒙托克博士:这个问题不容讨论。

PoI-3172:雅各出了什么事,博士?你的兄弟怎么了?

蒙托克博士:采访——

PoI-3172:哦,好好,好的。我很抱歉。我不是想伤害你,博士。真的。我就是想明白。只是——本来不应该有效。孩子还是可以生下来的。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我……很生气。当我提起这事。非常不专业。

PoI-3172:你觉得是我们带走了雅各?

蒙托克博士:好吧,那我到底该怎么想?我开始关注你们这帮人,做出一个又一个发现,然后他就消——看,毫无关联。

PoI-3172:好好好。我很抱歉提这事。但我们能否同意这不是一个科学化的决策呢?这是在一瞬间的愤恨、狂怒、憎恶中做出的?

蒙托克博士:我没——那个女孩,我不是要——

PoI-3172:但你做了,博士。看,我很抱歉,我不是想把这些旧伤疤拖起来让你_

蒙托克博士:那你为何要这样?

PoI-3172:因为我就是想弄明白。我想我明白了。

蒙托克博士:怎么?

PoI-3172:你……我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让我先倒回去点。我不觉得你们部门最近几个月有很多活动,在蛇手试图开启大门后,对吧?你们的程序让那姑娘生不出来,那群游牧人一直进行着无尽战争,焚书人安全地把矛保管着,而吞噬者——好吧,你们现在对吞噬者也做不了什么,对吧?

蒙托克博士:SCP-2317并非SCP-001。

PoI-3172:曾经并非SCP-001。但事实上,你告诉所有人他就是。理论上说,你该觉得他就是,如果我对基金会的等级制度没弄错的话。毕竟你只是个4级。

蒙托克博士:我不明白。

PoI-3172:在每种文化,每个城市和部落以及文明中,你都能看到深红之王的理念。总是一致的:红色的君王,燃烧的王冠,还有这股根植于古代女性恐惧的风气。他总是一致的:吞食一切的恐怖怪兽,但如此通俗易懂。黑暗中的大魔,满是强暴火焰和古老的血祭。这从来没让你觉得奇怪吗,这些就是眼后之物?你们面对过更广大更微妙的怪物,你自己告诉过我的。但总是,总是有恐惧挥之不去,知道有什么隐秘但又如此简单的东西藏在幕后。

蒙托克博士:你知道这让我感觉很怪。是我自己告诉你的。但我很早以前就不再试图让世界说得清了。异常不按人的规矩来。我太老了不能重新定义宇宙。

PoI-3172:但你不记得的事,或者不知道的,是这并非唯一的过去。深红之王曾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他曾经不是君王,也不总是红色。他是风中的低语,让农人去工作,在恐惧中仰望他公正的饥荒。他是先天的知识:世界是神与魔的,那些掩盖人类力量、超越我等的存在。他是饥荒中冰冷的饥饿,没有韵律或理由,只有超自然的冷酷居于我等之上。以及,给予足够的信念,他也可以是吞噬者。他是真实的造物。

蒙托克博士:你是说——他会变形?从一种神变成另一个?

PoI-3172:深红之王不是神,博士。深红之王是一种理念。

蒙托克博士:什—什么?但他是真的——物理的!我们看到——

PoI-3172:我不能和你说更多了。现在不能。你对凝之法有何发现吗?

蒙托克博士:……没。没多少。我只是很不安地发现红王信徒的活动和议会做出某些决议间有关联。

PoI-3172:明白了。

蒙托克博士:但剩下的没什么东西。线索领我到某些丢失的文件,但最后还是死胡同。有个关于基金会起源的文件,还有些疯狂的老王之子在责骂现代性。

PoI-3172:我猜是Cartwright?说得通。

蒙托克博士:你真是个让人抓狂让人发毛的人,知道吗。你为何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呢?

PoI-3172:我是你的囚犯。你毁了我的毕生心血。为何我要帮你?

蒙托克博士:因为你无聊。因为你以为这些都无关紧要。以及你喜欢折磨我。

PoI-3172:我不是这样,你得知道。

蒙托克博士:深红之王是一种理念?这到底该是什么意思?

PoI-3172:你很接近了,博士。接近真相。我看到它在你之中了。你会明白,然后你会明白我。我为何做了我所做的事。为何我是——以前是——王之子的一员。我知道你很好奇。

蒙托克博士:对一个撒旦崇拜者来说你好像太会适应了。

PoI-3172:小心了博士。嚎之法可能毁了你。

蒙托克博士:一如既往的神秘,Spivak好吧,下次再说。

PoI-3172:再见,博士。

<记录结束>

文件9:下列内容翻译抄录自1953年孟加拉著作《Lāla Rājā》。该著作佚失了一段时间,由蒙托克博士在调查过程中重新发现。

于是随着英国人统治的持续,有些东西随之而来,一点一片。起初是影子;红色之物。但还不完整。甚至不成残片。那是某种东西在慢慢地悄然逼近,一点一片。它遇到了我们国度的影子,稻田里流血的老鼠,便开始成形了。

它没有心灵。一开始没有。还不足以让真东西具有心。它是一群图像。是血红的皮,从某种基督教恶魔的心上取下,放到印度仪式的古代魔法师上。但接着它被归类,记录,用精准的科学术语描述。它不喜欢这样。魔法的东西,技术,帝国从来不该混在一起,开始歪曲世界的本性。

随着欧洲越来越多的造访我们,我们学着变得“文明”,我们的宗教也开始变化。阿难陀舍沙并非古老任性的巨蛇神 - 它是一条科学上尺寸反常的海鳗,能产生失忆剂4,引起认知危害效应。我们知道了我们是印度人,我们一直都是印度人,我们所有多变和混杂的信仰都是同一理念的变体,因为英国人不太喜欢另一种生活方式——不能被分类、解释、像是钉在板上的蝴蝶那样被杀死。

但在此之下埋藏愤恨。哭求真实性,为现实,即便我们表现得越来越随同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分类,即便是在我们对抗他们的反抗中。它埋在我们的文学中,在泰戈尔和其他人中;它埋在我们的adda5中,新与旧之间、现代与前现代之间无穷挣扎的张力。在这些断层中,在狂怒与愤恨的哭喊中,在我们对旧的憎恨与对新的憎恨中,只遵从嚎之法的混种诞生了。Lāla Rājā诞生了。

他为何要为被遗忘的时代哭喊?他是英国的农夫仰望红色的天空,是孟加拉寡妇的哭泣与断头,是阿兹特克祭司的掏心。它是所有这些变形为现代性自身毁灭的东西,就如现代性对一切所做的一样。他是抵抗,愤恨,是曾经所是的一切憎恨现今所是的一切。

我们曾经满是善与恶以及两者的混合。世间的美丽与快乐,挣扎与头疼还有现实。但现在我们我们近乎失去了一切——除了我们的狂怒。狂怒是我们所仅剩的。于是王来了。被毁灭的、被遗忘的以及被压制的发出嚎叫。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去毁灭、强暴、残害、奴役和蔑笑,蔑笑让敌人在面前哭泣的王之蔑笑。

他不能存在于没有现代性之处,因为他的全部目的都是由现代性所赋予。他是血神,脊柱、骨骼与肌腱之神,要提醒世界的住民们这里不美好。这是残酷的可憎的,这是好的,这是对的。现代性是罪,它便是纠正,这样我们便可再次过上必须要过的生活:冰冷,还有渴望,还有饥饿,还有极度、极度的恐惧。

文件10:下列文件发现于蒙托克博士宿舍。确信这是在蒙托克博士发现《Lāla Rājā》后不久写下。

SCP-001是由现代和前现代边界所创造的一种概念实体。

深红之王是血与骨与腱之物。他的统治是正当的,黑暗的正义。

SCP-001是一生物 帝王 物理实体,显现于概念的

他携恐惧而来,握剑滴下愤怒与火焰

SCP-001起源于古代土库曼斯坦。确信其原本为塞西亚神祇

它们骑行时蹄上滚雷背抗弓箭,边笑边杀

SCP-001是一种科学现象。它可被归类。它将被收容描述。它将被理解为一个异常实体,同于其他每个

但他存在于刑架中,断层。他以描写为食。他以科学为食,以客观原理和特质为食。七链!七位新娘!七印献给深

我是罗伯特•蒙托克,4级研究员,SCP-001计划领导人。我是一名研究员。我坚定我坚实、机械的意志。我能控制。我有毅力。我有毅力。

我是个颤抖的东西,仰望黑暗阴云的天空,恐惧全能的神。我是自由的。我被束缚我是博士我是个孩子

文件10:2018年5月22日,PoI-3172的收容间墙壁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似乎通往另一维度。大量红烟从中冒出,其中传来数量未知的人类尖叫声。

基金会人员发现无法进入PoI-3172收容间。PoI-3172告知他只允许蒙托克博士进入,不会与其他人交流。在争论后,蒙托克博士被允许进入收容间采访PoI-3172。记录如下。

日期:2018年5月22日。

采访者:罗伯特•蒙托克博士。

受访者:PoI-3172

地点:Site 713,77号人形生物收容间。

<记录开始>

蒙托克博士走入房间靠近PoI-3172。PoI-3172站立在墙上锯齿状裂痕前。红光和烟雾从裂缝中冒出。

蒙托克博士:你好啊,Dipesh。

PoI-3172:你好,博士。

蒙托克博士:哪怕是到最后还是这么正经,不是吗你?我能问你这是……什么?

PoI-3172:吸引关注的恳求,大体上如此。我很想再看到你,我的要求都被拒绝了。已经几周了,博士。

蒙托克博士:我……我没什么要问你的。

PoI-3172:我想也是。你已经推演出了真实,对吗?

蒙托克博士:也许。是的。

裂缝略微收缩。

蒙托克博士:它——刚刚是不是——

PoI-3172:它随情况增长和收缩。不同的行为有不同的含义,也因此有不同的影响。取决于背景。其他的王之子从未明白,但——好吧,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明白。他们以为我们都是崇拜恶魔,追求暴力。只有我明白要义。

蒙托克博士:花了我好些时间去理解。

PoI-3172:我本以为你理解不了。

蒙托克博士:直接告诉我——程序是什么到底重要吗?我们做的事,到底有关联吗?

PoI-3172:要阻止出生,一定要要做些可怕的事,一些以痛苦狂怒愤恨来展现的恶事。这就是程序有效的原因所在。你从来没有忠实地试图构建科学化的程序:只是纯粹的、不掺杂的憎恨裹上了客观的外衣。你以为王夺去了你的兄弟,于是你决定加害于王。你没有做到,当然了,你们每天对那姑娘的所作所为对不过是单纯的残暴而已。但确实是有效的残暴。细节不重要而在于意图,那才是一切的重点。

蒙托克博士:我……我该阻止它。我没——

PoI-3172:然后呢?基金会不会明白的。他们从不明白嚎之法。

蒙托克博士:如果我解释——

PoI-3172:他们想象不到。这超出他们对现实的概念之上。但你或许可以。所以,告诉我博士,你知道为何深红之王存在吗?

蒙托克博士:因为现代性和前现——

PoI-3172:不。因为SCP基金会存在。现代性助他塑形,为他的狂怒定义轮廓,但只有现代性开始干预他的王国时他才得以具象。现代性以你们的形式出现。是你们先来的。你们先冒出来封锁、分类、钉死所有不符合你们启蒙理性哲学的东西。一切都必须被理解,被置于背景中,从妖精神仙化为简单的、可理解的逻辑与物质。令人厌恶,也不可能永远如此。必须给出什么。必须有什么作为对立兴起。

蒙托克博士:……我们是第一个?真的?我知道Beauvoir以前——整件事都是我们的错?

PoI-3172:不一定。如果你不知道你做了,这是你的错吗?

蒙托克博士:我不知道。

PoI-3172:我也不知道。

蒙托克博士:那些仪式。他们都有着对应。

PoI-3172:没有这种张力王不能存在。我们需要这些现代性的符号,这些灰暗的图景,来创造出最初的裂口。这是完美的计划。

蒙托克博士:但你们失败了。

PoI-3172:是。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基金会创立于1820年代。它的建立是为了保护世界免受黑暗,由一群勇敢的男女集合在一起。为控制,收容。保护。这是我们的目标。常态之中有你们看不到的价值。世界可被理解。真实,合理,理性。启蒙。这些是我们的基岩,这些让我们能看到何为客观。

PoI-3172:你真的信吗?

蒙托克博士:我必须。

PoI-3172:你是个科学家。你该知道没有哪门科学里有真正客观的发现。总有置疑的可能,总有错误的空间。

蒙托克博士:但这就是人性。我们可能心智不完美,不能完全理解,但我们所观察的是坚实的,真切的。在这一切之下,有规律,有基岩——

PoI-3172:基岩由数字七所定义。七条锁链、七位新娘、七印、七七七……我的整个生命都被这个数字所定义。它折磨着我。无数七边形在我眼后舞蹈。我们不被允许生活。我们不被允许做人。这是现代性的奢侈,尽管它的伤口冰冷而吱嘎——能做一个完整的人。七七七,七位少女被冰冷的骑手夺走,如风魔嚎了又嚎。由是深红之王必得七位新娘。

蒙托克博士:现代性并非总是冰冷。它比奴隶制要少些野蛮。

PoI-3172:但这是为了什么?这就是唯一的目的吗,回避野蛮?平和与善良的意义何在,让你能笑个几十年后死在空坟中吗?有限自我的自我满足。我不明白。从不明白。我一直尝试,我想和他们一样,和你一样,但这体制一直用轻蔑俯视我。也许它不是冰冷,博士。冰冷似乎太客观了些。它不能是这样,因为根本没有客观。只有嚎叫疯狂和对意义的需要。

蒙托克博士:你真以为万物皆虚吗?

PoI-3172:真实还是有的,但绝不是……最后。没有终极的现实,博士。没有整体。世界没有具体的运行道路。有的只有我们的编造。那泥土之物被我们绑到一起,用泥土粗造而成。

蒙托克博士:所有这些反省……

墙上的裂缝变大。尖叫声传来。

蒙托克博士:谁和他在一起?

PoI-3172:谁知道呢?他的七位新娘,他忠诚的牧人,古代的仆从,更多现实间夹缝的造物。我再也不知道了。到最后都会崩溃。我能看到的只有火焰。我看不到世界,诸神,或者诸王。我只看得到火焰。还有什么?这些东西?物质与物理,全都陈腐,全都虚伪。我只看到我王的笑容,以灼热易碎之物铸造。这是痛苦的观视,痛苦,如此深切,留在我的眼后。它在燃烧,被吞噬,而且绝不,绝不会结束。

蒙托克博士:那为何不停止崇拜?

PoI-3172:我是一个脆弱之物,出生于冰冷与黑暗之中。当我还非常年轻时,我试着用手来书写。我曾试着用手做很多事,换物,挨饿,在加尔各答的市集上求生。当你们西方人靠着我们所遗忘的财产而富得流油时,我像我们其他许多人一样挣扎苟活。我恼怒了。毫无意义,毫无目的,在个这生来被剥削的国度里。我曾试问诸神,但它们静默无声。我曾求助于理性与无神论,但它们是那般空无与不真。因为它们总会变成那样。因为 -

蒙托克博士:别说了。

PoI-3172:你必须听。

蒙托克博士:我—我不想——

PoI-3172:不,听着罗伯特,就这么听着。你现在知道深红之王是什么了。他是旋动异常的造物,来自许多不同的时代,遍及全部世界。它是失落世界的记忆,前现代的世界的记忆,具现为对现代性的憎恨,憎恨这全新的,标识我们每日存在的人道与冷笑。由不可调和的异常与我们破碎心智间的完美平衡而铸造,他是由压倒性的、不可回避的张力所创造的实体,是旧世界面对冰冷、灰暗、无意义新世界的嚎叫。他是我们失落过往的复仇。他是古人的理念身在将它抛弃又盲信的世界中。

蒙托克博士:他是现代性与前现代间张力的具现。

PoI-3172:是的。他是两个不相容世界的断层,而他到底只能将它们全部毁灭。这才是正道。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我们现在做什么?

PoI-3172:开枪打我,让他们带走我的尸体,回到你生活中去。不会再有多久了。王的到来不可避免。你们可以试着阻止,但不会有用。基金会有太多东西危如累卵,有太多东西留存在它们精神的保留地中。它们会以混凝土的灰色包裹世界,王将从灰烬中兴起,而王之子们甚至不需动一根手指。

蒙托克博士:我不相信你。

PoI-3172:你爱信什么都行。来,博士,我想是时候了。

蒙托克博士拔枪指向PoI-3172。

蒙托克博士:就——听着,再告诉我一件事。是你们带走了雅各吗?

PoI-3172:不。我们不知道他——

蒙托克博士处决PoI-3172。裂缝消失。

<记录结束>

文件11:下面是O5议会投票#4985的记录。

议会投票#4985,“投票批准罗伯特•蒙托克博士就改善SCP-001收容对基金会运行程序的建议”,由O5-13于2018年5月30日提议。

支持 反对 弃权

O5-2 O5-1 O5-4

O5-6 O5-3 O5-5

O5-7 O5-8

O5-10 O5-9

O5-13 O5-11

O5-12

投票否决。

O5-1的声明:蒙托克博士的调查是最具其启发性的。它们却是对近些年基金会的运作方式提出了严肃的担忧。但我们觉得他的建议走得太远了。

基金会的精神理念是理解。学术圈内大可在后现代概念中探讨客观普适真理的脆弱,但基金会从来是第一个也是最为关注实践的团体,以对严谨科学与不可置疑真实的分析为基础。改变我们的意图和惯习,坦率地说,这是一个荒唐的命题。我们的使命是,也一直都是,在黑暗中牺牲以保护光明中的人们。若我们开始抛弃或重新定义何为光与暗,我们就可能猛然堕落到暴政与离心之中,彻底丧失我们的使命。这决不能发生。我们不能对基金会的真正本质做出傲慢的再定义。

我们感谢蒙托克博士的工作,我们也会依照结果将SCP-001的分级改为Safe。收容SCP-001不再如以往那样困难,虽然仍有危险存在;若蒙托克得到的情报准确,那显然基金会对SCP-001的收容采取放任态度即可。我们最老的异常在前进着,而我们也在寻求与它建立更有效的收容关系。

[aaaaCC62SS DEN---] 他们的威胁来临时,我看着,躲着。最适宜的土地被树木浪费了,他们如是说。他们把它们拔起,切断它们的根,把它们带走做成桌椅或其他单调物。然后,过了几周几月,他们就压扁土地,往剩下的地方浇灌混凝土。土地被刮掉塑形,切成了精巧的小块,然后被精确安排而且样式井然有序。

墙立了起来,混凝土的大墙。窗户,尺寸被精准规制。标准化的砖块用于其他部分。建筑工和工人还有其他所有,有效精准地工作好长时间;完善细节、陈设还有清楚抽象的墙纸等等一切建造设施所需的东西。

最后,它完工了。一株新树被种在了中央广场的中心;不是以任何奇想或快悦,而是为给这灰暗中心的现实中的人一丝自然,让他们保持理智,再无其他。是为改善人类心理健康而精准委任的容许,直至他们能找到办法把这整个淘汰掉。

我看着,想着他们做的——我们做的——一切事。我思考着他们想要的世界。我思考着他们的懦弱。我知道何为善,何为恶,我在他们之中看不到两者任一。我想着空洞的人,用稻草做成,被厚面团糊在一起,以一百种一千种一模一样的方式销售在一千座一模一样的商铺中。我想到我们失去的东西。然后我嚎叫。

在夜里,站点大开放的前一天,我挖出树种,替代了它们,用我自己构想的种子。在Site 231上将要立起血与骨与腱之物。会旅行斜视进食的树,它将滴下奇火,火焰同等灼人而暖人。他们会仰视它,希求在他们还有机会时就应该听从。

我知此路不正。但毕竟这是一条路。

带着思考与祈祷, 罗伯特•蒙托克,深红王之子。

Footnotes

  1. 一种K级情景,指由两种类型根本相异的异常项目交互引起的现实改变或人类灭亡。
  2. SCP-001、SCP-231与SCP-2317计划领导人罗伯特•蒙托克博士例外。
  3. 搬运注:波斯语“魔法办公室”,萨非王朝出现的基金会前身组织,见于SCP-3838。
  4. “记忆删除”的早期称呼,在当时的部分基金会站点使用。
  5. 一种孟加拉集会活动,由一群好友(一般为男性但不限于此)聚会讨论文学、社会关系或其他生活话题。一般持续数小时之久。
«Newer      Older»
Comment:
Name:

Back to home

Subscribe | Register | Login |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