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199

2020-03-11 20:57:46 -0400

scp-wiki-cn.wikidot.com/scp-cn-1199

SCP-CN-1199

依据1199-渡无协议 下列文件及其已归档版本已被指定为5/1199级机密, 描述一X级认知危害。 常时模因流变易反制策略已被应用于本文档。 禁止未授权访问。 1199 [请输入对应4/1199级密钥以调取所需文档版本]

. . .

[timerkey=“公無渡河”]

. . .

[验证中]

. . .

[允许访问]

. . .

[调取文档版本-201706170129a]

4/CN-1199 级 机密 classified-lv4.svg 项目编号: SCP-CN-1199 Euclid

自SCP-CN-1199收容区域内部向外拍摄。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已在大兴安岭北麓,SCP-CN-1199流域内修建封闭式收容舱道。舱道总长约17千米,直径约50米。SCP-CN-1199及其集水区域已向公众永久封闭,适用标准掩盖程序4.01“化学品泄露”。任何情况下,仅许可监测站点当值基金会人员进入收容区域内部,所有未授权的进入均将导致收容区域内置抹杀系统的直接处决。

任何时刻,须确保收容区域内部存在人员数量不大于一。 单人监测站点C-701已在收容区域内被建立。区域内置HMROS生命监测系统报告违规进入时,C-701当值人员有权直接启动分布于收容区域内的轨道火力组。经HMROS系统确认,收容区域内部存在复数具有视觉感知能力的生物时,一次收容失效将被视为已发生。

当SCP-CN-1199收容失效时,收容区域内所有人员将被认定为MIA。轨道火力组将被立即远程启动,并保持活跃状态120分钟,以确保收容区域内不存在任何具有观察能力的人类个体。任何进入SCP-CN-1199收容区域的申请,均应提前至少七日提交至单人监测站点C-701,进入许可将在确认舱道内部当值人员已退出收容区域5千米范围外后发放。

14/07/2017修订:

单人监测站点C-701监测人员应以每五日为周期轮换,其标准认知阻抗系数(CRV)应不小于25。在C-701站点拥有工作记录的人员可在监测任务完成后向项目主管Dr.Wu申请A级记忆删除。

——SCP-CN-1199研究小组

描述:SCP-CN-1199是一条异常河流,位于漠河市南部的████,全长约17.5千米。SCP-CN-1199上源处存在一具俯卧的人类尸体,无法分辨身份及性别,将其编号为SCP-CN-1199-1。当前,一切获取SCP-CN-1199-1面部特征的尝试均已失败并被禁止。

SCP-CN-1199流域上空漂浮有大量外形与SCP-CN-1199-1相一致的实体,其数量在6000至9000具间波动。

在单一观察者观察下,视野中所有SCP-CN-1199-1个体均始终背对观察者方向,不受观察角度的影响。摄影设备无法采集到SCP-CN-1199-1相关的有效信息;有理论认为这是项目模因危害性的一种表现形式,关于项目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当同时存在复数观察者时,所有观察者将同时失踪,所有对失踪者进行追踪及重建通讯的尝试均告失败。在此情况下,一次收容失效将被视为已发生。

一次收容失效事件中,对失踪者面部与姓名信息存在记忆的人员将丧失全部相关记忆,记载有相关信息的载体均将损坏;导致失踪者身份的无法辨明。

以上效应常伴随着被影响者的逆行性记忆退化、心理改变、集束性头痛、幻觉、谵妄等现象,病毒性G级记忆删除被证明可有效抵消此系列效应。

暴露在SCP-CN-1199周边约70米范围内,可引发人员的渐进性中/重度心理改变。收容舱道修建后,此效应范围收缩为50米,伴随着效应强度的增强。

发现:2017年6月3日,漠河市警局接到报案称,一起伴随着异常现象的失踪案在其辖区内发生。警察系统内部的基金会人员报告了该起事件,基金会随后接手该案件调查工作。

对报案人,黑龙江省漠河市徒步旅行者王██的访谈记录如下。

►采访记录-卷宗170603E [访谈开始]

对,我们一起旅行好几年了。大概是从论坛上认识开始,一四年那会吧?从去内蒙那次算有五六次了。我们都是林子里趟出来的老手,那一片走了不下三回,两个大活人他妈怎么可能就那么丢了——对不起,警察同志,我有点…可这事太他妈邪门了。怪事我见过不少,可这么邪门的——他妈的。

我没喝酒,警察同志,我一滴都没沾。是,他们俩好喝两口,带了几瓶,我一直没那瘾。那天每件事我都记得清楚,就从进那片林子开始,就不对劲。当时以为是头天晚上没睡好,我们先绕老城区…好的同志,从看到那条小溪开始。那会是晌午,我们上了山,就在山腰上歇汗。当时他们说北面有什么东西在飘,飘来飘去的。我们都往那边看,但看不明白;就是一块白的,在林子里面飘着。你说那都不住人的老林子里,能有什么呢…风筝也不像,就瘮得慌。

看了一会,我们都有点坐不住,想翻望远镜。先翻出来那个往上看了一眼,就木住了;一个劲骂骂咧咧的,问他也不出声。我包乱,当时找了一阵才翻出来。就听另一个说他也要看看,然后…然后就一声都没有了。那深山里,静得像闹鬼。我回头一看吗,那俩大活人就都没了——后来我四下都找了,那座山就一条道。他妈转个身工夫,俩人就没影了。

然后我也用镜子往上看——警察同志,我一直精神都正常得很——那他妈是一堆死人,白花花的就在天上飘着,都背对着这边。我当时汗就下来了,骨头里开始抖。可我当时不知怎的——操,操,我他妈往上走了——一路上我还看了好几次,不管哪个方向看那些死人,都看不到脸。我就像,身上装了线,被人拽着走。

越往上走,我就越心慌。当时我记得我开始哭——说胡话,还想起来我爹,他去年下葬时候那个灰白得像纸人的样子…后来,后来我——我想不起来。我就记得醒过来在山下,腿一动刀刮一样疼,脑子里像灌了铅水。然后我报警了。等等,我,我…我记得我在那条河边,那些尸体,一具具飘在天上,每一具都背对着——我看不到他们的脸,我不认识——操,操,操!

谢谢,警察同志。我没事了。嗯,回去一定好好休息——你问他们叫什么啊。我们都认识好几年了。那个先拿望远镜的,他——他姓?不应该啊。他是我最好的——他救过——什么?陌生…?我…我不知道。你是谁?

[访谈结束]

备注:王██表现出集束性头痛急性发作的症状。进行A级记忆删除后将其释放。

►附录 1199-DC01:CN-1199早期探索记录 CN-1199早期探索记录 行动音频记录

备注:2017年6月7日,基金会组织机动特遣队对SCP-CN-1199进行探索,以进一步确认其性质。探索队由MTF-丁卯-4“鼓吹曲辞”的四名队员组成,配备标准SCRAMBLE模因危害护镜。以下是本次任务的音频抄录。

任务日期:2017/06/07 任务人员:丁卯-4-Cap[Wodehous],丁卯-4[Felix],丁卯-4[Jolene],丁卯-4[Elinor]

指挥部:确认。任务继续。

指挥部:我们无法确定。航拍记录不到信息,前次特工小队虽然找到了项目,但全体人员都已和定位一起损失。记录项目位置,设置信标,也是本次任务的目标之一。

探灯开启的响动。林木与衣物刮擦声响起。

指挥部:目前认为接近项目周边一定范围,便可能受到认知危害影响。各位如果感到状态异常,请随时汇报。我们都不希望在探索期就有更多减员出现。

队伍行进声,斩断枝叶声。持续约十八分钟。动物鸣叫。

指挥部:明白。请继续搜索。

水声从东线方向传来。

指挥部:请注意,丁卯-4。我们有理由认为1199的负面认知效应正在影响你们,请执行基金会单兵标准信息危害反制对策。

巨大的水花飞溅声。

无线电恢复。

拨开树枝声。脚步声停止,[Brando]与[Pucci]的无线电静默。

指挥部:立刻终止任务,丁卯-4。我们很遗憾,但两位队员的失踪可能造成不可知的模因影响——我们需要——

座椅翻倒声。指挥部方向的无线电静默。

无线电静默三十秒。

指挥部:[Whit],这里是Site-CN-816;现在由我接管通讯。

指挥部:[Motley]——谢天谢地,你们现在——

指挥部:冷静,冷静,[Stilwell]。你是SCP基金会机动特遣队丁卯-4“鼓吹曲辞”的队员,[Helmet]。这里是Site-CN-816。冷静下来,你们正在经受一次重度认知损害体验。

指挥部:天啊,[Butler]——任务终止了,我们派人去救援。

指挥部:丁卯-4,你们已经——

指挥部:[Mucoin]?

水声。[Macaulay]和[Tout]的信号丢失。没有更多信息传回。

后记:使用病毒性G级记忆删除对受SCP-CN-1199影响的人员进行了紧急治疗。流行病学研究显示,该效应的认知损害烈度与失踪者和被影响者间的关系紧密程度成正比,并对处于SCP-CN-1199影响范围内的人员呈指数增长。

►附录 1199-FC01:Dr.[Tranka]的日记复原件 备注:[Simoe],于2018/08/27至2018/08/31期间担任监测站C701监测员,于事故K0813/1199后回收到了他的部分日记。

27/08/2017

世界即是流沙,永远向麻木跌落。无论何种谲诡幻奇之物,都随兹时流转而蒙上名为平淡无奇的铅尘。真正鲜活的实感,从来都只在一面之间。

这是我第三次担任1199的监察员。我把自己焚膏继晷炼成的心血大半注进了这条异常河流,但停滞的研究进度却令人只有血冷。基金会或许认为只需维持收容稳态便万事大吉,然而绥靖政策于异常背后的谜题全然无补。Euclid级的复杂异常需要一整个专家团队精勘物理,单人五天的破碎研究不过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区区五天,犹以“监测”二字冠名。

我一直难以理解,为何如此多的监测员在结束任务之后,便直截前去申请记忆删除。固然我的CRV或许更高,但我觉得我们看到了不同的东西。今日我依然记得,第一次亲眼睹见1199时,那无以名之的震悚;宛如万灵舞蹈平地惊雷。直延向千米开外的飘浮尸体,如同不详的云层阴醫着我的感知。然而真正令我战栗的,是每一具尸体的一致朝向——那些死者们以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维系着对现世的感知,感知着我的目光——我只觉并非自己在观察空中的尸体,而是自己在被数千具尸体以死河之下投来的目光凝望。这种幻觉令我几欲窒息不能自已。

然而时至今日,当我把目光重新投向1199-1们,只有一层超现实的平静感从周身浮起。我仍能感到那彼界而来的眼神,却已不再感到恐惧。在和死者的对望中,我与那水面之下的世界建立了某种链接。虽然它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却能让我窥见某些本质之物,那超越时间的只鳞片羽。仅仅凝望背影便足以重构我的思考,我不敢去想象它的面庞。那身份不明——甚或根本不存在身份这一概念的无面尸体,犹如对某种不可名状之概念的隐喻。

构成1199的谜团们至今仍半掩其面,我们对它的了解只限于最表层的异常性质。为什么MTF们在收容区域内活动数分钟便会心智崩溃,而监测员却能安居百余小时而无恙?SCP-CN-1199的认知危害性必然不同于传统异常,目前建立的性质模型尚大有其漏洞——或许它的作用方式是我们未曾想到的。万幸的是,我为这个微型站点申请了一台分子级显微镜。明日我将展开实验进程,但新的进展仍在迷雾之中。

祝我好运。夜安。

28/08/2017

今早我做了1199的取样,它现在正躺在实验台上的密封管里。澄澈,透明的河水;肉眼看不出一点杂质,以自然水的标准而言,水质无疑在最上等。不过它还需要进一步预处理——详细实验将在明天展开。 旋开气密门,千篇一律的检测数据,宛如河水奔流聚而复散。我有时候会想,在毫无规律的混沌波动中,也许隐藏着某种生活不愿示人的奥秘。SCP基金会是世界的背面,然而背面的背面,我觉得那是一种更深邃的东西。就像在这封闭的收容舱中,我却只觉有着深邃的开放感。

或许平常人很难理解,然而孤僻者所追求的并非将自我封闭,而是一个真正自我的独处之机。黎明的开旷广场,若有十数人散步,便令我因促狭而局促不安;这封闭舱道之中,却让我觉得身心俱无比舒展。哪怕在无人的旷野,出现不速之客的可能性依然是我心底潜藏的暗涌;舱壁上那泛着铅色的枪口,方才给我以安心。

一种冲动经常在我的灵魂中挣扎,想要抛开现有的一切,将任何与「我是谁」有关的东西全部拉杂摧烧;而后孤身一人前往新的城市。这种冲动不止一次在夜里烧上我的骨髓,翻腾其中造就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社会是一座蛛巢,每个人都被无数蛛丝束缚;那蛛丝从你的名字上伸出,与我的名字相连结。我们用缥缈无比又坚实无比的联系,与他人互成一缚。人们每个最细微的动作,都牵扯着无数与他人联结的线;连每次呼吸都不得不将自我撕裂。然而若欲自存于人间,便只能——巩固旧有的丝弦,链结新的线网。

于是越是挣扎,就缠得越紧。直到周身都被那丝线包围,直到再也看不见你的本来面目,直到只有那弦那网才是你存在的证明——直到我变成一只荒诞主义的当代人俑。可那丝线构筑的茧套之下是什么呢?那俑中的人真的是我吗?是空的吗?抑或是一具被世界溺死的尸体吗?

我想去到一座新的城市,一座只有陌生人的城市。没有束缚、没有羁绊、没有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我想去到一座新的城市,一座有着生命、有着冲击、有着可能性的城市。

我想逃离这具日渐麻木的,名为世界的尸体。

29/08/2017

看啊,阿兰。我做到了。再完善几个假设,几次实验;在48小时内,我就能把SCP-CN-1199的研究推进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做了几乎所有能说出名字的性质测量,但不管哪一种性质上,1199的样本都是最普通的水——没有任何异常性质的水。但不止于此,远不止此。我用分子级显微镜扫描了1199的样本,甚至重复了三次实验来确保结果无误——

那是尸体。1199的每一个分子都是一具小尸体,和1199-1一模一样,背对着扫描侧。它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普通的水,但它是尸体——SCP-CN-1199,那条河里流淌着的是几千亿亿具浮尸——真是疯了。直觉告诉我这条性质重要无比,甚至可能,目前的所有异常性质都是它的表征。

于是我在房间里蒸腾了其余的样本,水样蒸干之后一具浮尸飘在了我的天花板上。1199-1的本质正是1199的蒸气团。此外,我对比了此前的调查卷宗 [无法辨认]

阿兰,阿兰。如果你能看到的话,我真的很想你。

30/08/2017

我梦见一条流淌着光芒的河。它的每一滴水都是一层隐喻,在无尽的奔流中不断异化。看不清面孔的操桨者溯流而上,光辉在深草间乱溅,摊破大块大块的黑夜。

滩涂纷纷漫写着世界上所有的姓名,在光芒中一触即溃,湮没进深宵的褶皱。在无名无面的静默之间,我看到了那座陌生之城。

我看到霓虹辗转,暮雨空街;看到画屏罗帐,红烛歌吹;看到纷扬的虚空碎屑——我看到无边人流而不与一人擦肩,看到陌生的人们如秋空落叶蹁跹划过,没有一丝痕迹,只有每个人的每一种可能——

我看到河中的光。

在失去轮廓的深黑下。

渡河,渡河。

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附录 1199-AC01:事故记录K0813/1199 事故记录-K0813/1199 事故音视频记录

备注:录像来自HMROS系统的16号摄录点,位于监测站点C-701对侧。

<记录开始>

<04:07:53>Dr.[Dalton]出现在C-701监测站外。对象用手攀扶着气密门,并锁定站点机械锁。

<04:09:13>Dr.[Zangwill]启动照明灯,持续倚靠大门,并看向SCP-CN-1199-1方向持续约5分钟。

<04:15:16>Dr.[Austin]开始呕吐。观察到呕吐物中仅有清水。

<04:18:09>Dr.[Kars]向SCP-CN-1199岸边缓慢移动。 Site-CN-816站点工作人员监测到HMROS系统的报告,向Dr.[Dana]询问情况。

<04:18:33>站点警告Dr.[Marjory]已违反收容条例。

<04:19:41>Dr.[Bruce]跪在SCP-CN-1199岸边,以手捧起SCP-CN-1199并饮用。

<04:30:04>Dr.[Wayne]抬起头,望向SCP-CN-1199上空。SCP-CN-1199-1在影像记录中首次显现。记录中,所有SCP-CN-1199-1均面向Dr.[Commen]方向。

<04:31:39>站点远程启动轨道火力组。Dr.[Middleton]被密集的SCP-CN-1199-1遮掩,无法直接观察。

<04:31:48>摄像机随导轨运行震动。轨道炮启动,镜头剧烈震颤。

<04:31:56>SCP-CN-1199流量迅速增大,滩涂在8秒内被完全淹没。

<04:33:36>SCP-CN-1199-1转为不可视,Dr.[Patience]从记录中消失。摄像机被弹片击中,失去机能。

<记录结束>

脚注

  1. 本文档已应用常时模因流变易反制对策。该对策通过利用算法生成的模因流,将受异常影响而身份不可识别的人员姓名进行替代;进而防止本文档受SCP-CN-1199异常性质破坏。

SCP-CN-1199

依据1199-渡无协议 下列文件及其已归档版本已被指定为5/1199级机密, 描述一X级认知危害。 常时模因流变易反制策略已被应用于本文档。 禁止未授权访问。 1199 [请输入对应4/1199级密钥以调取所需文档版本]

. . .

[timerkey=“公竟渡河”]

. . .

[验证中]

. . .

[允许访问]

. . .

[调取文档版本-201809061273b]

5/CN-1199 级 机密

项目编号: SCP-CN-1199 Keter scp-blank-01.jpeg 根据O5议会指令,图片已被撤除。

特殊收容措施: 当前已建立Site-CN-301与永久冷库-CC07,以维持SCP-CN-1199的收容稳态。每日12次,Site-CN-301工作人员应执行1199-渡无协议,以阻止SCP-CN-1199汇入松花江干流。人员分配及执行记录详见文件1199-TC08。

SCP-CN-1199流域全境(约2817平方公里)已被划为军事管制区。任何未获得许可的进入者将由“秘舱”级作战整合系统直接处决。整体式收容舱已覆盖SCP-CN-1199周边直径150公里区域,地下部分深度为50米。Site-CN-301位于收容舱内部的地下蓄水塔东侧。详细站点配置见1199-渡无协议文件。

禁止任何人员直接接触SCP-CN-1199。

描述:SCP-CN-1199是一X级高危认知危害实体,表现为位于██████的一条河流。SCP-CN-1199上源处存在一具俯卧的人类尸体,无法分辨身份及性别,将其编号为SCP-CN-1199-1。SCP-CN-1199流域上空漂浮有大量外形与SCP-CN-1199-1相一致的实体,其数量在37000至49000具间波动。

SCP-CN-1199的所有分子均表现出与SCP-CN-1199-1相同的外形。摄入SCP-CN-1199的分子将导致不可逆的渐进性重度心理改变,效应烈度与摄入数量成正比。

受SCP-CN-1199影响的人员,将产生自溺于SCP-CN-1199的趋向。没有已知手段能逆转这一心理转化,将受SCP-CN-1199转化的人员编号为SCP-CN-1199-2。当复数人员同时观察SCP-CN-1199-1,或SCP-CN-1199-2进入项目水体中时,人员将失踪。在此情况下,一次收容失效被视为已发生。

每次收容失效的发生,均伴随着SCP-CN-1199水体量的异常增长。目前估算增长幅度在9至18倍间。若人员在SCP-CN-1199收容失效中失踪,将产生一系列异常效应。此类效应包括但不限于[数据删除]。

►附录 1199-AC02:事故K0813/1199时间线报告 事故K0813/1199时间线报告 时间线重建记录

备注:本报告系对事故K0813/1199后续事件的时间线重建。

事故日期:2017/08/30

[0433S] SCP-CN-1199收容失效,流量异常增长。推定此阶段其水体流量已增长至原流量1█倍以上。Site-CN-816将情况上报监督部门。

[0451S] 收容舱道被SCP-CN-1199水体填满,底部强化玻璃因承重过大出现裂痕。对策组1199-AE10被组建,向位于东北地区的Area-CN-77、Site-CN-816、Site-CN-05、Site-CN-112等站点发出X级非常规高危模因危害扩散先行警告。

[0456S] 收容舱道于尾部西南侧被水压冲毁。检测到水体流速一度高达███米/秒。对策组1199-AE10启动标准高危项目收容失效扩散处理协议,联系基金会的中国政府联络机关,向可能受到SCP-CN-1199冲击的所有城市发布A级戒严令。

[0459S] SCP-CN-1199持续向西南方向推进,26条可能路径中的24条被排除。基金会华北算力中枢的结果显示,SCP-CN-1199至迟将在0541S汇入松花江上游河段。

[0502S] 东北地区所有高等级机动特遣队进入待命状态,MTF-壬申-9 “千年觥”被派出。MTF-癸亥-7 “苦昼短”,MTF-甲戌-11 “神弦”开始向Site-CN-816调动。

[0511S] SCP-CN-1199在████地区引发了一场大规模泥石流地质灾害。后续调查显示无人在此事件中伤亡。

[0513S] MTF-壬申-9 “千年觥”抵达SCP-CN-1199上空,驾驶HC-2“鲸奔”大型运输机空投16组64台次“北中寒”型大型奇术冰结装置。约201米长的河道在15秒后被完全冻结,延缓了SCP-CN-1199汇入松花江的时间。

[0515S] 对策组1199-AE10拟定了对SCP-CN-1199异常性质的修正案,提出了收容失效将使项目水体指数增长的假设。对策组以绝对多数票通过了该议案。

[0522S] SCP-CN-1199因河道冰结而向西改道,根据新河道路径预测,项目于松花江汇入点距离哈尔滨市不足15公里,必然造成波及整个城区的洪灾。预测显示,将有至少15000名民众在第一时间被SCP-CN-1199转化;后续指数级水体增长带来的模因危害被认定为一起潜在的AK级情景诱因。该报告被上交至O5议会。

[0525S] 启动赫利俄斯系统以紧急制约SCP-CN-1199的议案被O5议会以11-2多数票通过。基金会驻中国联络机关启动NA-01不可控核聚变应急先行掩饰预案。

[0527S] 赫利俄斯系统于北纬████████,东经████████,以69%功率启动;在海拔-1500米至69米处形成点火区扇,持续1.15秒。点火制造了深1783米,直径约260米的坑洞,作为SCP-CN-1199的缓冲池。

[0530S] SCP-CN-1199按预定路线流入缓冲池中。16个无人机工作组共320架次无人机被派出以清理被蒸发至大气层中的SCP-CN-1199-1。

后记:本次事故以掩盖协议NA01-“自然灾害”进行善后,基金会与中国政府于当日联合发布了伪造的地震数据。

48000台次标准工建自行机械于当日7时被投放至缓冲池位置,Site-CN-301及整体式收容舱于两日后建成。1199-渡无协议于9月1日被制订。所有SCP-CN-1199相关工作被转移至Site-CN-301进行。 ►附录 1199-CC01:1199-“渡无”协议 1199-“渡无”协议 5/1199级 机密

制订:本协议由紧急对策组1199-AE10,前SCP-CN-1199研究团队,Site-CN-301模因-历史性研究部门(以上单位已改组为SCP-CN-1199研究组),SCP-CN分部顾问主管团队共同制订,由O5议会审议通过。

概要:1199-渡无协议,系维持SCP-CN-1199收容稳态的必要程序,于2017/09/01开始实施。该协议涉及X级认知危害实体SCP-CN-1199产物的处理与管控。

协议信息:256组1024台“北中寒”型大型奇术冰结装置48组270台“天吴”型超巨型奇术-量子冰结装置已被部署于位于Site-CN-301后部的地下蓄水塔(由缓冲池改造)中。

16组90台“天吴”型超巨型奇术-量子冰结装置应在任何时刻保持运行,以冻结进入蓄水池的所有SCP-CN-1199水体。其余32组应随时保持热机待命状态。蓄水塔中水量不应超过最大容量的20%。一座小型水电站和一座核电站已被建立,以为制冷机组独立供电。

每日12次,蓄水塔中的ROV装置将把所有SCP-CN-1199固体切割为长80米,宽80米的立方体构块;并转移至运输隧道中,直接运往永久冷库-CC07。直通隧道01故障时,02,03号隧道将承担运输工作。

MTF-丁卯-4“鼓吹曲辞”将负责ROV装置故障时,使用空气动力装置对SCP-CN-1199固体进行切割。MTF-丁卯-4全体成员应装备1199型基金会感官替代系统。

Site-CN-301工作人员应随时监测整体性收容仓的气密性。应尽可能减少SCP-CN-1199与Site-CN-301的一切气体交换,进入蓄水塔的唯一路径已设置三级气密门。每日一次,应以合成空气对Site-CN-301进行换气作业。

每周一次,Site-CN-301的所有工作人员均应接受例行心理评估,并以3个月为周期轮换。部署到Site-CN-301的所有人员CRV均不应低于25。

署名负责人:1199-AE10对策组组长[Lattimore]、Site-CN-301站点主管[Marion]、SCP-CN-1199首席研究员[Goldsmith]、MTF-丁卯-4“鼓吹曲辞”队长[Sandy]、模因-历史性异常研究部部长[Stowe]、SCP-CN-1199项目负责人[Spenser]。

本协议由O5议会审议通过 ►附录 1199-TC01:访谈记录-SCP-CN-1199-2A/82 访谈记录-SCP-CN-1199-2A/82 访谈视频记录

备注:Wu Chen,SCP-CN-1199研究组前组长,于事故K0813/1199善后工作中亲赴现场,因吸入过多气体SCP-CN-1199被转化为SCP-CN-1199-2。Wu Chen系基金会收容的第一名被转化个体,编号为SCP-CN-1199-2A。

日期:2019/11/31 采访者:Dr.[Maurice],Site-CN-301站点主管。 受访者:SCP-CN-1199-2A,SCP-CN-1199研究组前组长吴尘。

[开始记录]

SCP-CN-1199-2A:早啊,[More]。虽然很久以来,我都没什么时间概念了。

Dr.[Harrison]轻笑。

SCP-CN-1199-2A微笑。

SCP-CN-1199-2A:也许吧。不过我还过得挺舒坦的。

SCP-CN-1199-2A:又是“了解1199对人类心理的影响”?天啊,[Galbraith]。就没点有意思的东西吗?

SCP-CN-1199-2A:好吧,我没什么所谓。被转化之后,我确实想起了不少从前以为已经忘记的事。

SCP-CN-1199-2A:你应该看过我的员工档案。我出生在江南,贡杨吴家的后裔。几百年传承下来的世家大族,总有些家学渊源在。我们家正如此。

我父亲,他是我们家族的最后一个卫道士,对旧学和传统的那份痴迷,只能称之为信仰。他用他所有的旧学根坻堆砌到我身上,用法古到顽墨不化的传统教育方式培养我。他孤注一掷地希望我能接过他那传承古法的衣钵,但是我——我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样子。而我不后悔。

SCP-CN-1199-2A接过Dr.[Hope]递来的水杯。

SCP-CN-1199-2A:我恨那些古书。我恨那些朽溃的纸页,恨那些竖排的古字,恨那些缺标少点的残破文言。到现在我仍会在噩梦里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发霉气味。

我们是不一样的人。又或许是一样的人——他逆世势而行,在现代中走回传统;而我叛逆的则是他,从传统而踏入现代。后来我成了基金会的心理学家,莫大的讽刺,对吗?那几千册古籍我一个字都不记得了,听说那些他搜罗珍爱了一辈子的老书,零八年就被烧成了一摊飞灰。

SCP-CN-1199-2A饮水。

SCP-CN-1199-2A:他那把老骨头也和故纸堆烧成了同一捧土。或许对他来讲是个不错的结局,虽然他一辈子都在要求全须全尾地土葬。我没有去他的葬礼,入职基金会时我就填了死亡掩饰栏。

但这些不是我要说的。我一直以为他用中古音吟诵的那些东西自己半点印象都已无,但有一幕,只有一幕。我发现自己怎么都忘不掉。自从我接手那条河的研究开始。

SCP-CN-1199-2A停顿数秒。

SCP-CN-1199-2A:那是个霜露零落的早晨,深秋的天空正泛枯白。他的声音也好像氤氲着水汽: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我记得他当时的眼睛——深邃而疯狂的某种倾向,掩埋在一层层克制之下。或许只有一瞬间,或许连一瞬间也不存在,但它印在了我的眼睛里。

SCP-CN-1199-2A:对。那个MTF,还有研究员失踪之前说的‘公乎公乎,其奈居’和‘提壶将焉如’,出自李贺的『公无渡河』。同题乐府。

SCP-CN-1199-2A:…我一直都不懂,为什么只有这句话刻进了我的脑子里。另一段这样清晰的记忆是十六岁的时候,他按着我的头;在那堆死人牌子前下跪,磕头,磕了满脸的血。那时候——抱歉,说多了。我曾经思索良久而不得答案,但这方铁屋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思考的时间。最终,我看到了渡河狂夫的回眸。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它从本质就已不同。

SCP-CN-1199-2A饮水。

SCP-CN-1199-2A:在我们古代唯含光中庸是求的审美体系里,这首辞的疯狂和真实——令人颤栗。那并非虚伪的劝善弃恶,而是最直接的——死亡,与人。

千年前堕河而死的狂夫,他为何选择投入河中?为什么妻子,兄姑乃至后世诗人的无数声‘公无渡河’都不能让他回头?那是某种更加本质的东西,比现实更真实的东西——在这日复一日的生活之底徘徊的东西。

它无比强烈,又无比疯狂,像是一千声咆哮,足以把天空撕裂一场暴雨。不管是李白,李贺,温庭筠,还是不具名的先哲也改变不了,再多的公无渡河也改变不了的——比黑暗更黑的东西。

死亡。死亡本身正是答案。人类本能中追求死亡的意志,强大到疯狂的自我毁灭倾向。它能击碎一切,也能斩断一切。那就是千年前的古辞告诉我们之物。

渡过河流,渡向死亡。

SCP-CN-1199-2A:[Ivan],我从来都没有发疯。

我曾见千般定律,知晓百种铁则,但真理从来独一如一。

那无名无面的死亡——

SCP-CN-1199-2A取出藏匿的锐器,刺破了自己的左侧颈动脉。血液喷向Dr.[Richards]的面部。

SCP-CN-1199-2A:是我们一生中唯一的真实。

[记录结束]

后记:SCP-CN-1199-2A被确认当场死亡,未引发收容失效事件。调查表明其自杀所用锐器系磨尖的餐具。Dr.[Tate]因受惊提前返回寝室。 ►附录 1199-AC03:事故报告K0944/1199 事故报告K0944/1199 事故音视频记录

[记录开始]

<01:37:45> Dr.[Tennyson]离开主管宿舍。

<01:51:01> Dr.[Hutt]抵达第一道气密门前,使用ID卡打开第一道气密门。

<01:52:23> 因血样分析显示,已死亡的SCP-CN-1199-2A血液中SCP-CN-1199含量高达██%;站点工作人员前往主管宿舍查看情况。确认到Dr.[Carnegie]非正常离开宿舍。

<01:53:14> Dr.[Fowler]通过生物体征打开第二道气密门。

<01:54:21> 站点工作人员召集所有高等级人员,计划绕过主管权限锁定气密门。MTF-丁卯-4紧急出动。

<01:55:57> Dr.[Andrew]在气密舱中前行,动作迟缓。

<01:56:17> 五名三级人员确认权限后,开始输入锁定气密门指令。

<01:56:18> Dr.[Rhodes]使用主管权限打开第三道气密门,进入蓄水塔内。

<01:56:20> 经指令确认,气密门在Dr.[Nixon]身后被锁定。

<01:56:25> MTF-丁卯-4抵达气密门前。

<01:57:43> Dr.[Esther]靠近蓄水池人工操作平台。

<01:58:12> MTF-丁卯-4使用大当量爆炸物打开第一道气密门。

<01:58:21> Dr.[Sweet]注视SCP-CN-1199流动。

<01:58:52> MTF-丁卯-4使用空气动力构件切割开第二道气密门。

<01:59:07> Dr.[Elsie]走向操作平台边缘。

<01:59:55> MTF-丁卯-4以损失4名队员为代价,使用费米子弹药破坏第三道气密门。

<01:59:56> Dr.[Nicholas]跳入SCP-CN-1199水体中。

<01:59:59> MTF-丁卯-4残部冲上人工操作台。

<02:00:00> “天吴”型冰结装置启动,Dr.[Keynes]被封冻在冰层中。

<02:00:01> SCP-CN-1199收容失效。

[记录结束]

SCP-CN-1199

依据1199-渡无协议 下列文件及其已归档版本已被指定为5/1199级机密, 描述一X级认知危害。 常时模因流变易反制策略已被应用于本文档。 禁止未授权访问。 1199 [请输入对应4/1199级密钥以调取所需文档版本]

. . .

[timerkey=“渡河而死”]

. . .

[验证中]

. . .

[允许访问]

. . .

[调取文档版本-201911713126c]

0/CN-1199 级 N/A

项目编号: SCP-CN-1199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CN-1199的收容已经失败。

-收容尝试节选 日期 描述 结果 19/12/01 启动所有备用“天吴”级冰结阵列,同时以最大功率运行ROV装置,以压制SCP-CN-1199增长。 失败。192秒后,SCP-CN-1199突破地下蓄水塔并冲毁Site-CN-301。 19/12/01 全功率启动赫利俄斯系统,重建缓冲池。 失败。Site-CN-301全部人员均被转化,导致SCP-CN-1199水体进一步增长。赫利俄斯系统所制造缓冲池无法起效。被蒸发的SCP-CN-1199在大气层中形成了约7亿具SCP-CN-1199-1。 19/12/01 启动曝光协议。全球强制戒严。 失败。指数增长的SCP-CN-1199汇入海中,造成海平面大幅上涨,淹没了沿海地区。含有SCP-CN-1199的降水在全球范围出现。 19/12/02 激活“百年囚”计划,阻断所有到达地球的光线,以遏制视觉模因危害传播。 失败。SCP-CN-1199已渗入所有饮用水与水循环体系。 19/12/03 激活格尼美德协议。启动SCP-2000。 失败。黄石公园已被SCP-CN-1199淹没,SCP-2000所在站点失去机能。 19/12/03 进行太空迁移。 失败。由于百年囚计划的实施,飞行器无法发射。 19/12/04 向平行宇宙转移。 失败。多元宇宙事务部与拉普拉斯部均已失去机能。 19/12/05 召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与[数据删除]。 失败。所有相关组织均已失去机能。 19/12/06 SCP-001 失败。 19/12/06 SCP-001 失败。 19/12/06 SCP-001 失败。 19/12/07 渡河 成功。 描述:已经有太多次我们听着水声而迷路,树枝和蔓藤纠缠着手足。

随阳光洒落一片林间的鸟鸣。

回过头看看吧,看看这片无名的汪洋。

你会意识到渡河人的面孔并非模因危害,而是你无比熟悉的回忆。

因为你正是每一个渡河人。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今日在河边发现一具无名尸体,表现出溺死特征。该尸体并无挣扎迹象,推测系投河自尽,或渡河时不慎落入水中。

如果你了解该尸体的相关信息, 请联系RAISA指导员。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今日在河边发现约7,668,643,392具无名尸体,表现出溺死特征。尸体并无挣扎迹象,推测系投河自尽,或渡河时不慎落入水中。

如果你了解该尸体的相关信息, 请让他被遗忘。

«Newer      Older»
Comment:
Name:

Back to home

Subscribe | Register | Login | N